紫薯香芋汤圆

看云如看山。

我真的好想把所有毛毛抱涛涛的图都截出来……

巨星日常圈铁头,腻歪着想他😂

【毛廖】5+1的颤抖嘴皮子


*《明日之子》毛不易×廖俊涛rps,请勿上升真人

*冷到北极圈自割腿肉

*为啥这么冷我想不通啊

*全靠脑补没啥可说的,凑合着吧

1.

宿舍分配还要搞个什么默契问答,早就约好住一块儿的毛不易与廖俊涛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与签证一起,独秀四人在需要举手的环节,通通失去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张大大很喜欢逗毛不易,让周震南跟毛不易直接上楼时,四人很整齐地想——多大点儿事,换回来就是了。

张大大看着没手的独秀四人,问:“最后毛不易和廖俊涛住一块儿,你们全程不说一句话,主要毛毛不跟你说。”

被迫高冷的巨星很冤枉,嘴皮子动几下都无力辩解,最后还是廖俊涛帮他洗刷冤屈:“其实他话挺多。”

二人坐在沙发上时毛不易觉得很感谢常斌,这是个好人,真的。

关于谁的吉他好,巨星再次使出动嘴皮绝技,廖俊涛又善解人意地帮他回答了,毛不易想,还是老铁头更人好一些。

2.

不要跟铁头娃讲道理,讲不同的。

不要提醒铁头娃明星架子,他没有什么不能黑的。

毛不易默默看着对面床赵天宇跟廖俊涛投入地吹着《感觉自己是巨星》间奏口哨,觉得自己被黑的很开心。

对面口哨吹的实在是太投入了,投入的难以相信,巨星觉得自己被感染了,刚刚大显神通一番模仿了赵天宇,现在又想给个完美的和声。

从来都婉拒表演技巧低调有内涵的巨星在这种别人没指望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加入了廖俊涛这个丧心病狂的演奏。

他颤抖了两下嘴皮子,没出声,巨星抿嘴羞涩一笑,继续颤抖几下嘴唇,终于出了一声弱弱的口哨音。

不想天不助他,一旁钟易轩正巧从手机上拔出自己,抬头便撞上巨星这声纡尊降贵的口哨,很捧场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给和声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这完美的和声被无情的打断了,巨星继续颤抖几下嘴唇,没声了。

行吧,毛不易用了三秒接受这无情的现实,默默微笑着看着对面终于正经唱几句的廖俊涛。

能让巨星当观众,也是很高贵了。

3.

毛不易不太擅长拍照,也不擅长凹造型。之前抱着个鸡还不至于手忙脚乱,后来拍mv又是动态的僵硬些也没啥,现在集体合照既没抱的也不能靠动态缓解尴尬,就只好胳膊一抱生无可恋。

好不容易集体站着,廖俊涛杵一边跟周围叨叨叨,毛不易抬手很霸道总裁地让王竟力把手放了下去,转头小鸟依人地抱住廖俊涛,往对方肩头一趴,安静又贤惠。

廖俊涛对于这种宛如女生间的亲密举动熟视无睹,忽略掉了男生要么勾肩搭背要么紧紧拥抱,没几个这么腻腻歪歪地半搂不搂,继续跟周围人叨叨。

钟易轩:“你快看毛毛油腻的撒娇。”

廖哈哈:“不太油腻,看不着脸。”

毛不易默默想,你是看着我的脸就觉得油腻吗太过分了。

巨星埋头颤抖嘴皮子想怼回去,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衡量一下多抱一会儿才重要。

4.

廖俊涛是宿舍点弹机,有人找他弹吉他当伴奏时,巨星觉着廖俊涛要练习的,说:“这个不好弹”。

显然艺高人胆大的廖甜甜不当回事儿,也说了几句“不好弹”,在王竟力的希望目光中还是研究一下弹起来了。

巨星想了下,之前有人让他唱歌他不乐意唱,廖俊涛说:“别人不想就不强求了吧。”

于是巨星颤抖了几下嘴皮子想照搬,在人越来越多的小房间里,彻底被喧嚣淹没了。

人走后毛不易终于成功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不过是对着廖俊涛说的:“你不想就不要勉强了。”

完美,太完美了,巨星想,自己这改编的天衣无缝啊。

但在廖俊涛看来,毛不易那冷漠的表情,冰凉的眼神,没有感情的语气,还怪瘆人的。

廖俊涛不明所以:“我怎么了????”

毛不易:“……你没什么。”

巨星反应过来自己语气,一时间无话可说,正颤抖着想加几句辩解,心比天宽热爱世界的那厮已经弹着吉他哼着歌了。

巨星的关怀被绕成了九曲连环,没影了。

5.

这场八点见显然是毛不易专场,巨星取得胜利,默默看了看哈哈哈的廖某人。

虽然可能是那个测谎仪有问题,但他怎么就这么恨得慌呢。

“这个测谎仪给我带回家,电廖俊涛。”这是残忍的巨星。

“今天你先不要跟我讲话,你这心理素质。”这是冷酷的巨星。

廖俊涛想了想,辩解道:“我是真的想和你去孤岛啊。”

……你就不能说点儿好的吗。

“我想不想跟你去,”毛不易无情地说,“去了干嘛。”

廖俊涛秒答:“你按摩技术好。”

……敢情我是你按摩师傅。

毛不易颤抖几下嘴,挽着廖俊涛的胳膊挺想掐上去,还是没下手,毕竟这个粉红睡衣真的很衬肤色。

6.

廖俊涛淘汰后,毛不易挺想揪着他骂几句的,但他好涵养,并且因为正在哭,所以只能颤抖着嘴作罢。


Fin.

毛廖有人吃吗,有人会看吗,有人在乎吗。
再次吃下冷到北极圈的cp,还是rps,心情复杂。
怎么会这么冷,怎么能这么冷。
他俩的梗超级多啊。
有一期早安拍西装,巨星一脸冷漠,走过去站好抬手推拒wjl,却转身抱住老铁头。
八点见里贤惠地挽着铁头胳膊缩后面。
迟早跟铁头坐一块儿站一块儿默默看着或说话。
通常都是拒绝秀技能,老铁头让模仿个天宇就从了。
老铁头吹口哨羞涩的跟着给和声。
约好住一块儿。
真是无比的甜啊。
以往冷cp都是因为糖少或不合适,这个糖分这么足又没有哪里不合适,我真的非常好奇为什么会这么冷啊……更何况微博也好采访都说爹妈的。

怎么回事,靠自己能力获得奖励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什么时候一个人很努力但非常弱还替代了强者位置就可以堂堂正正获得一切还不许人骂了?是的就是骂,强者一直付出艰辛,只是一段时间内弱者与其付出同样艰辛,但能力不足的一方还因为“哎呀很努力”就成功了,那真是不需要人去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了,临阵辛苦一下不就好了。
什么时候大v帮洗白就必须遵从?有些墙头草风吹两边倒,本来就是跟风还成模范了?如果这个弱鸡表现了歉意与感谢那不应该咄咄相逼,可人家没有啊,就是单纯觉得因为自己与众不同而被人骂,丝毫不去顾念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有多能力不足不是吗,那为什么因为别人帮他洗就要也觉得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平时就是靠眼睛去看,深入了解是怎样的人也不见得深入就知道了,起码在这件人人可见的事情上他做错了,并且很多人对此不满,于情于理也确实不应该的情况下就要开始觉得“因为我喜欢的人说他好所以他就真的很好”,那和普通人不是一样吗,既然普普通通,平常不喜欢谁就叨逼叨,此时为何不能叨逼叨?我讨厌谁跟别人有关系吗?
有些人翻来覆去就那一套,看着就腻,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天咯天咯……《明日之子》这种选秀节目有廖俊涛和毛不易这样的人真的是奇迹啊……
慕《消愁》名而去,从陈萝莉开始哭,到廖俊涛简直不能自已……在同一时代真是幸运。

啊,我好喜欢清光……爱死他了呜呜呜。

那你被抱过很多次咯????

【荒×一目连】小幸运


那个曾经被称为神之子的孩子站在海水里,冰冷侵入四肢百骸,将伤痛也一并封存。沦落为灾祸源头的神子静默地回头,看向遥远的村庄与人们,举起的火把连成一片明亮而温暖的光芒,这些都与他无缘。

人们是不冷的,他想,我会独自沉没于海,没有人会挂念我。

曾经被供奉而敬畏的孩子冠以神之名,把难得的好运带给经年风浪的村庄,不知何时船队会在海中沉没,起先说他是灾祸的可能是哪位失去丈夫的长舌妇,也可能是一群失去一天捕鱼机会的酩酊渔者。

第一个指着神子骂的人出现后,人们失去了感激与敬畏,十几年的安宁是理所当然,数百年的风浪罪不可恕。

神子狼狈地说:“我不知道。”

他寂静地走向无边的夜色,消失在冰冷的大海。

无情的人们互相扶持劝慰,因为普通而弱小,因此有了仇视神灵的权利。

风神叹息而无奈,对人潮散去的村庄投以默然。

多年后村庄被天灾湮灭,荒在废墟中如多年前一样回头望去,这回站在那里的是风神。

风神对他招招手,温和而威严地告诉他:“我叫一目连,是个妖怪。”

荒对他点头示意:“我叫荒,也是妖怪。”

风神轻笑起来:“不,你是神明。”

荒不置可否,与风神擦肩而过。

风神看着荒的背影,觉得与神坛上供奉的神子,海水里孤独的男孩,并没什么不同。

一目连沉没在风里,一如往昔地静静看着他用右眼换取的幸运之子,隐匿于无风无浪的村落,才发现灾祸其实是不停息的恶意,与谁都无关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