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泥莲蓉月饼

嗜甜如命

阿特米西亚踩着星辰而来,即便那是很美的,她依旧在那上面踏出了一步一个的黑窟窿。特米斯托克列斯无法理解这样偏执的美丽女人,正如古时清正廉洁的臣子无法理解君王沉溺酒色,都是值得尊敬又倍感可怜的人。

*人物出自《东方的承诺》

*Kirill/Nikolai(斜线有意义)

*ooc有,清水

*小脑洞,短渣慎

Kirill在多年后回想起那个夜晚,Nikolai走过来抱住他,声音可称温柔的询问他是跟随父亲还是跟随他的司机。

Kirill几乎是未经考虑的就把他老爹卖了,看来爱慕真的能让人冲昏头脑。
有句话是说,“恐同即深柜”,Kirill作为一个俄罗斯黑帮首领的儿子,对“同性恋”一词存在有很大的保留意见,一向如此。
小少爷可以仗势欺人,命Nikolai跟女人上床再在一旁观摩,美其名曰“检测”,心里下流龌龊的事情倒是连了篇,可能黄书作者都不如他这么思绪如潮。
Nikolai并不畏惧他,平静而冷淡,尽职而可靠,只是被这个娇惯的少爷折腾的有些惨烈,还要明知不语地接受来自少爷以“男人间的玩笑”为名的性骚扰。他不愧是英国特派的卧底,有着何其强大的心理素质,面对如此不合常理的行为也能坦然应对,并加以利用。
Kirill被荷尔蒙冲昏头脑,欲望让他忽略掉这个危险的手下,只想摆脱父亲控制来追求自己真爱。
可怜的小少爷,也不年轻了,还在玩儿纯情。

Nikolai借助Kirill纵容掌握了一切权力,他确是能人,并且对于无理取闹任性的小少爷也没有翻脸不认人,依旧伺候的好好的。只是Kirill怎么地也是个能耐人的儿子,惊觉大势已去,便纵情享乐,只觉得自己真他妈傻逼,自己这几斤几两还想去争取真爱,怕是去争取真惨还能博得头筹。
然而少爷毕竟是少爷,并没放弃对Nikolai的eyes fuck,怎么骚怎么来,反正就是满足一下自己,再膈应一下那位。
事实证明他错了,Nikolai这个无所不能的卧底,并不会被男人骚而绊住脚步。

Nikolai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包裹在黑手套里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真是贼鸡巴帅。
Kirill看的心情很好,在Nikolai转身弯腰时一巴掌就冲着翘起的臀部招呼上去了,也不晓得他是抱着怎样的心去打的,直接把帅比打的一踉跄,不见卧底有啥反应,倒是小少爷先啧啧了。
Nikolai听完他啧啧的污言秽语,冷漠地转身,开始脱衣服。
来呀,看谁骚得过谁。
少爷一瞬懵了,纯情因子瞬间爆炸。
人慌的时候是不择路的,于是慌不择路的Kirill一个不小心抱上去了,又一个不小心亲上去了。
其实是Nikolai的锅,不过少爷很有担当,觉得就是自己的锅。

感天动地卖父甩家,终于摸了亲了也操了。
可能仍在监狱的Samuyang老大知道了会气的等不及无期徒刑结束吧。

Fin.

——————

怎么都吃NK,KN很棒啊。

他可真jer好看。
想不停截屏又想看完整动作的好看。

从教学楼往外看。

不想写东西。
失去热情,没有新坑。
开始练字。

*《天山童姥》李秋水(林青霞)×《笑傲江湖3》雪千寻(王祖贤)

*只为满足自己的霞贤

雪千寻顺着河流漂了很久,一睁眼看见教主,恍惚觉得自己可能入了仙境,神仙来还她的愿了。
随后她又想:不对啊,我这种恶人怎么能死后化神仙呢,这莫不是来折磨我的。
不过也好吧,能见到教主,如何苦痛也值得。
她恍恍惚惚又睡了过去,李秋水觉得她那个眼神着实有趣,带着爱意高兴与难过,全无一点悲伤。
李秋水刚被扫地出门,心里恨巫行云恨到极点,又埋怨自己妹妹,身败名裂也不愿意去找谁求助,好不容易逮着个人,本想说说话,却只见这位又头一歪睡过去了。
雪千寻睡得不安稳,一直在被戳戳点点,挣扎醒来就看见教主伸着手指戳她。
这回她倒是清醒不少了,脑子卡了没一会儿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教主。
雪千寻立刻喝问:“你是谁?!”
李秋水见她说话,不慌不忙收了手回道:“我是李秋水,你又是何人?”
雪千寻看了她半天也没发现人皮面具什么的痕迹,心里凉凉的,一样的脸不一样的人,真的是要折磨死她。
李秋水也不关心她是什么心情,念念叨叨对这个没内力又受重伤的女人说自己的故事,雪千寻静静听着,最后跟她说:“我知道,只是你何苦去爱一个爱上了其他人的人。”
李秋水听着这绕口令一样的话楞了下,接着哼一声,告诉她:“你懂什么。”
雪千寻看着她的脸,目光温柔地说:“我爱一个人,他却谁也不爱。”
李秋水被她这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怎么也不太理解她这什么心。
一时之间沉默不语。

————————

先马个头头。

*不上升真人

陈浩琪坐板床上剥橘子,陈新颖刚跟张迪打完架,浑身舒畅。

张迪气哼哼走了,屋子里他俩一个坐一个站,大眼瞪小眼。

陈浩琪递了瓣橘子,陈新颖接过来问他:“你刚拉偏架的?”

陈浩琪一笑:“没有啊。”

陈新颖盯着他那对儿虎牙,心说信你有鬼,我看的可是很清楚很清楚哆。

陈浩琪把他一拉两人一块儿窝床上,问他说:“就算是我拉偏架,你哪里不高兴噻?”

陈新颖一时无言以对,拉偏架是帮他呀,他纠结这个干啥子嘛。

颖哥面瘫半刻,沉默地嚼完橘子回他:“我比较想知道你为啥帮我。”

一听这话浩琪哥哥就乐了,心想弟弟呦图样图森破,你不就想听我夸夸你伐?陈新颖一转头就看他笑的欢,虎牙闪啊闪,甭提多可爱。

陈浩琪正儿八经憋住跟他说:“我觉得你这人挺好的,帮帮你呗。”

颖哥深感赞同:“我就说我其实是个好人。”

浩琪也深表赞同:“是滴是滴,大大滴好人。”

说完他一伸手塞陈新颖一嘴橘子,在颖哥的卧槽声中躺下去笑作一团。

颖哥很纳闷:“你笑什么?”

陈浩琪说:“我就是莫名的想笑,太有意思了你。”

陈新颖也躺下:“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好帅哦,好想跟我当哥们哦。”

陈浩琪说:“是是是,最帅最帅。”

颖哥很满意,瞅着陈浩琪一块儿笑出了声。

Fin.

————————————

写啥字我也不清楚,他俩好可爱。

《变形计》里头双陈太可爱了,陈浩琪真是戳我心窝子,对这种又甜还不娘的男孩子没有抵抗力。
因丽姐慕名而去,被塞满嘴cp回来。

唉我还是好喜欢你,就像曾经沧海难为水,说的多痴缠,写的时候心里也深情款款,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苦情,转头就开始想着怎么勾搭别人了。

慈禧真是太可怕了。

梦见慈禧解开裹脚布踢腾着山羊一样的蹄子,拽着我头发拖一路,进了一个狭窄没光的屋子里一抬头,全都是一脸幽怨凄哀的清朝女人,蹬着山羊蹄子,头上的花一拿下来都是脑子,嫉恨地看着我。

慈禧真是太可怕了,莫非是她的照片有诅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