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荒×一目连】小幸运


那个曾经被称为神之子的孩子站在海水里,冰冷侵入四肢百骸,将伤痛也一并封存。沦落为灾祸源头的神子静默地回头,看向遥远的村庄与人们,举起的火把连成一片明亮而温暖的光芒,这些都与他无缘。

人们是不冷的,他想,我会独自沉没于海,没有人会挂念我。

曾经被供奉而敬畏的孩子冠以神之名,把难得的好运带给经年风浪的村庄,不知何时船队会在海中沉没,起先说他是灾祸的可能是哪位失去丈夫的长舌妇,也可能是一群失去一天捕鱼机会的酩酊渔者。

第一个指着神子骂的人出现后,人们失去了感激与敬畏,十几年的安宁是理所当然,数百年的风浪罪不可恕。

神子狼狈地说:“我不知道。”

他寂静地走向无边的夜色,消失在冰冷的大海。

无情的人们互相扶持劝慰,因为普通而弱小,因此有了仇视神灵的权利。

风神叹息而无奈,对人潮散去的村庄投以默然。

多年后村庄被天灾湮灭,荒在废墟中如多年前一样回头望去,这回站在那里的是风神。

风神对他招招手,温和而威严地告诉他:“我叫一目连,是个妖怪。”

荒对他点头示意:“我叫荒,也是妖怪。”

风神轻笑起来:“不,你是神明。”

荒不置可否,与风神擦肩而过。

风神看着荒的背影,觉得与神坛上供奉的神子,海水里孤独的男孩,并没什么不同。

一目连沉没在风里,一如往昔地静静看着他用右眼换取的幸运之子,隐匿于无风无浪的村落,才发现灾祸其实是不停息的恶意,与谁都无关联。

Fin.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