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毛廖】没啥特别


*毛廖真人rps,ooc有私设如山看看就行不上升真人

*一时兴起产物,非常匆忙质量不保证

*写啥算啥吧吐口豆浆想到的(并无关联)

*就是很喜欢巨星单箭头的样子(并不)

1.
廖俊涛有阅读障碍,他自己有这么个小毛病,对于别人这样那样的症啊什么的就格外宽容。

像是曾经住一间的 陈萝莉,什么斯皮尔伯格,廖俊涛能在萝莉的冷漠中进行依然亲切的交谈。

现在毛不易杵这儿说他有那么点吧子肢体依赖症,更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事儿的,你给我说了那就没啥大不了,要处好些天室友呢,不跟我接触跟谁接触。”

毛不易看着嘻嘻哈哈的廖俊涛,点了点头。

2.
钟易轩总槽毛不易太粘人了,特别粘某风一般的男子,不仅粘,还爱撒娇,简直要命。

毛不易对某男子表示他羞于启齿他的毛病,并对看似不明真相的钟易轩腼腆的默认了自己是粘人。

某男子扒拉了下自己肩膀上搭过来的脑袋,觉得自己这位室友可真是羞涩过头了,内向的不要不要的,他对肢体接触倒不反感,更何况毛不易一天到晚把他粘着也就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

羞涩过头的毛巨星理所应当地占据了廖俊涛身边的位子,站位靠后,胳膊手一挽,或冷漠或憋笑。

3.
毛不易比廖俊涛大十天,然而却被廖俊涛照顾着。

其实巨星一直处于一种知心大婶照顾别人的状态里,一个是这么一群小孩儿里较年长,一个是护士职业习惯。对于廖俊涛这种照顾,巨星一半是惊奇,一半是享受。

没谁不喜欢被别人照顾。毛不易温吞又不傻,再加上这位哥们太活泼了,方式又恰到好处,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几乎是莫名其妙就一路过来了,反应过来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一向温良恭俭让的巨星把自己手上的筷子让给别人,接过廖俊涛又让给他的筷子,一句推辞也没有的用了起来,听旁边那人跟周围闲扯着等他用完筷子。

用着别人餐具吃东西的毛不易想,这人可真不讲究,随便跟谁都能换筷子吗?好歹得我这个亲密级的吧。

只跟人相处两个月的毛先生觉得这个想法没毛病。

4.
什么同床共枕啊十指相扣啊搂搂抱抱啊都经历过的毛不易觉得可以更进一步的,但他有贼心没贼胆,虽然不是省油的灯但目标实在太特立独行,稍微过一点儿指不定就给逮住小尾巴了。

撒谎很简单,撒完怎么把握非常难。

巨星觉着憋屈,现在多少人想跟他睡一张床啊,而他想睡的目标跟他窝一个被子里时,却总想给他看荧光表,寻常讲个鬼故事,偶尔让巨星挪动一下往里躺别挡着人廖老师弹吉他。

这是个什么发展???

心痛的无法呼吸,巨星举着手机录音,看身旁大兄弟面目狰狞撕心裂肺地弹着吉他唱着歌。

5.
廖老师走的前一晚依旧跟毛巨星一个被窝,钟易轩睡在隔壁床,两人团一个被子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

“我问你个事儿。”巨星张口说。

“嘛事儿?”廖俊涛含糊着问他。

“我是不是有那么些怪。”巨星又蔫吧了,声音弱唧唧的。

廖俊涛哈哈声,睡了。

巨星:“…………”

要冷静温柔不吵闹。

6.
廖俊涛回来探班加帮唱,跟毛不易又一个被子里团一晚,被搂一天也没啥反应,躺一个窝里不知抽了什么风,跟巨星说:“你没啥特别的。”

巨星:“……啊?”

廖老师:“你没啥啥依赖症。”

巨星心凉一半,现在的情感就是类似于写歌能写几百首的那种澎湃,纳闷起时间咋无情成这样,才几个周没见这就翻脸不认人到如此地步了。

廖老师高深莫测地继续接着说:“你是不是就比较粘我??”

巨星脱缰的思绪突然就一个大拐弯,又“啊?”了声。

半晌毛先生才从廖老师的眼神里读出迷之深意,面无表情“哦”了声,说:“是的呢。”

接着相当理直气壮地伸手把人连被子一块儿塞自己怀里,觉得心那是怦怦的啊。

7.
廖老师看走眼了一件事,毛先生可是特别的喜欢他。


Fin.

--------------

又写甜妈嗳:)

评论(1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