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毛廖】转运(二)


*如上篇所声明

*慎

*匆匆结尾

1.
举头三尺有神明。

廖俊涛不太信这些,坚持对此敬而远之,直到他突然搭错筋去求神拜佛一通,带回来个项链为止。

事情发生在一个燥热的夜晚,廖俊涛开着空调窝屋里作曲子。过一会儿起身去倒了杯咖啡,一转头突然打了个寒战,手一抖,杯子掉了。

杯子掉了,但没碎。

廖俊涛眼睁睁看着那个本该拥抱地板发出哀鸣的杯子悬在空中,稳当当飘在那儿,彻底傻眼儿了。

过了好半会儿廖俊涛才找回自己声音,嗓音有些抖地问:“请、请问,哪位啊?”

接着杯子被塞回他手里,手中所触及之处一片冰冷,凉的不似人间温度。

廖俊涛:“……”

真撞鬼了这。

2.
现在的状况匪夷所思。

廖俊涛与一个鬼和平共处了一个周,并且开始习惯了。

他是听不见这位鬼先生说话,更看不见鬼先生,但鬼先生无所不能啊。

“哎哥们,递一下盘子,谢啦。”

如果有人在现场,那对于廖俊涛这种对着空气说话的行为会产生极大的惊慌。

而在看见那个盘子竟真的飘到房主手中时,大概就会尖叫着报警了。

也是亏房主胆大。

鬼先生非常安静,或者说不得不安静,他只能碰到死物,而会穿过有生命的东西。

交流的方法只有书写,对廖俊涛来说简直要命,他看着纸上出现一行字,又因这来自阴间的语句不能久留而转瞬即逝,读写障碍阻碍他去迅速获得信息,第一次交流便以失败告终。

唯一的收获是知道鬼先生叫毛不易,还是他自己起的,不是本名。

毛先生似乎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谁,叫什么名字,怎么死的,除了帮助廖俊涛收拾下东西,写几行漂亮而留不住的字,就再没有任何痕迹。

然而对房主开说这痕迹可大了去了,叠整齐的衣服与摆放得体的餐具,干净不少的房间,他自己一单身汉绝对做不来。

其实也挺好的,安静。

3.
第一回看见毛先生是在第二个月。

廖俊涛摆弄手机自拍,结果修图时发现自己背后有个怨灵一样的人,手一哆嗦,差点儿拿不稳手机。

毛先生飘来个本子,迅速写下:“是我。”

于是廖俊涛打开手机录像,看见毛先生模模糊糊的身形。

“……哇你跟我想的不一样。”

镜头里的毛不易一脸冷漠。

“我以为你超帅。”

毛不易依旧冷漠。

接着毛先生去关了全屋的灯。

黑暗里的毛先生就明晰许多了,像是一团模糊的光,是干净的,没有表情,眼神沉沉,毫无生机,在黑暗里孤独的发着如厚重夜色里碎星似的光。

廖俊涛莫名的很难过,他走过去,毛不易又退一步。

鬼在触碰到人时,人是会很冷的。

说来很神奇的,鬼不能碰水,咖啡都能动,就是不能接触纯净的水。

据闻水至阴,会伤灵魂,会育厉鬼。

那毛先生还是个小幽灵呢,会被水冷一激灵。

廖俊涛伸手在虚空里拍了拍,镜头里看上去像是拍了拍毛不易的肩膀。

收回来的手心很冰凉,然而或许是把温度递过去了,毛先生的活气似乎多了些。

接着毛先生类似于害羞的,钻进廖俊涛带回来那个项链里头。

廖俊涛也是今天才知道,毛先生住在项链里。

那这个项链还真的是个转运符。

Fin.

评论(1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