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SPN】补偿(SD)



*配对:1.5米×恶魔丁

*角色来自于《邪恶力量》第六季与第十季。

*背景为没羞没躁的两位一拍即合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浴室传来哗哗水声。

Dean躺在他有些偏执的弟弟铺好的床上。

成为恶魔已有些时日。

曾经他身为人类。

他跟着崇拜的父亲四处奔波,似乎一开始他的学习还不错。

那是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摒弃学业的?

在他第一次接吻的男孩儿集中营里?

在他从窗口看到等待自己的Sam时?

——是了是了。

就是这里。

他本可以过上普通生活的——或许。

并不是为了他的父亲,而是为了他的幼弟,他的Sam。

恶魔便笑了起来,那并不是他的Sam,瞧瞧他多么愚不可及。

恶魔也不知为何自己如此开心,他想起自己曾经对别人自说自话的“I'm a hero”便更是笑的不能停止。

谁他妈在意他是不是个英雄。

他只不过是一个挣扎在泥潭里的备用品,他那时的弟弟所回忆的天堂可没有他,但可笑的是他的天堂全是Sam。

这就好像是某种卑鄙的情感,单向的东西总是卑微。他的弟弟是多么柔和,像一大片覆盖着什么东西的雪,只不过覆盖着的是不会是他,善良的Sammy只会将他的兄长留在外面。

不过这都没关系了。

浴室的门被打开。

Sam披着浴袍,看着他的兄长将他原本铺的平整的被单重新弄得一团糟,不过只要是Dean做的,他都乐于接受。

Sam绕到床另一边躺下,被Dean扔到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Dean撇了一眼就不去管它,他翻身看向Sam,等手机停息了,Sam伸手拿过了它。

“谁?”

“案子,斯坦福的。”

闻言Sam皱了皱眉,“要去?”

“你可是在那儿上过学啊。”

“还没毕业。”

这引起了Dean的不满:“我大学都还没上过。”

而对方只是勾了勾嘴角。

恶魔有些不快,他翻身骑上他弟弟的腰,居高临下像个恶霸一般的说:“我才应该上斯坦福。”

这听起来有些无理取闹,当然Dean知道他没了灵魂的弟弟不会在意这种东西,他俯下身子一边亲吻他弟弟的脸颊,一边含混不清地说:“我得要点儿补偿。”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只是一声轻笑,随后伸手抚上恶魔的腰腹。

“如你所愿。”





回去的路上的Dean对于自己的后车厢里放了一具尸体表示了不满。

实际上他不仅杀掉了作恶的吸血鬼,还杀掉了跟他同谋的人,这一点让委托人很不满。

但是Sam在他们起争执前打晕了对方,扛着尸体袋子就走了。

这果然不是Sam.

但他也不是Dean.

他们俩只是两个猎魔的怪物。

Dean曾经迫切的想要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个英雄,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追随父亲的脚步,照顾自己的弟弟。然而现在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英雄,而父亲没了。

那他就只能照顾弟弟了。

即便是没灵魂的弟弟。

Dean踩上了刹车,黑斑羚冲进了路边的灌木丛,旁边的Sam仍旧在稳定后静静地看着他,不生气,只是笑笑。

恶魔手臂上的印记开始痛了。

他摁住手臂,而Sam扳过了他的脸,不由分说吻了上来。

这个吻并不深,只不过是两个人的嘴唇紧挨在了一起。

这大概是个咒语,恶魔的感官一瞬像是废掉,发出滋滋嘈杂的电流断线音,当对方嘴唇离开也是带走了最后的触感,周围一切突然静的像大雪压下的山峦。

Sam伸手握住他兄长的手臂,包裹住那个刺目而可怖的疤痕,他明白他哥哥需要什么,他懂得这可能会让Winchesters失去一些东西。

而他只是一如往常倾了身,对上恶魔茫然的黑色眼球,等着它慢慢变回熟悉的榛绿。

Dean耳边传来熟悉的湿热气流,他听见有人温柔地说:“我们能解决的。”

等他拿回自己的意识,茫茫大雪中有猩红滴落。

他手上的始祖忍被一个熟悉的手拿开,恶魔抬起头,看着没有灵魂的人笑了起来。

他再次感到那种前所未有的平静。

属于他的Sam半跪在地与他拥抱,在周遭的平静中向雪中伸出带血的荆棘。

“现在我们同流合污了。”





FIN.







---------------------
本来写的傻白甜结果手一抖删了。
情人节的补档。
就是喜欢半米随时跟人来一发只跟哥哥谈恋爱的气场。
不过似乎太温柔了些。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