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勇维】情趣事故

*人物出自《冰上的尤里》胜生勇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清水

*灵感来源于一则微博勇维本

*我对不起画本子的太太【趴


「喂?克里斯托弗?」

「嘿!我在圣彼得堡啦!维克托电话怎么打不通?」

「他...不太方便,抱歉。」

「嗯?叫出来玩儿啦!」

「他不太方便啦...」

「还没起床吗?」

「...不是的。」

「叫他接电话啦!他出什么事了吗?」

「他不方便说话。」

「莫非你们昨晚?!!」

「不不不是的!我、我们没有...!!」

「哎~那是准备...」

「...可以这样说...吧。」

「那我就不打扰了哈哈哈哈哈...嗯?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唔。」

「你出轨啦??!!」

「绝对没有!!」

「嗯...老实交代,不然我跟维克托可要探讨一下哦。」

「...其实维克托也在。」

「那让他接电话嘛。」

胜生勇利转头看了眼一脸坐看戏的哑巴,糟心地对着电话交代起前因后果。


昨晚他俩确实什么都没发生,他沾床就睡,今早起来遇上了例行生理问题,正巧维克托也醒了,善解人意的俄罗斯人就准备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多才多艺。

是的,准备用。

作为调情高手撩汉专家,琢磨着戴着戒指也不方便,维克托抓着勇利手腕子舔上指尖,一点一点绕过去,温温软软潮湿细致,慢慢含住爱人戴着金色戒指的无名指,缓慢地将它咬了下来。

当那细细的金色消失在他唇边时,维克托抬起碧蓝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似乎温软无害的胜生勇利一眼,窗帘都没拉开的明暗模糊中眼里还真的像是放了一片海,粼粼的等着上床变性子的胜生好同学。

当胜生勇利把他压下去的时候,俄罗斯老流氓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直到他喉结一动,一切暂停。

停住并且反应迅速的胜生先生:“维克托你刚才...咽下去了什么?”

“......”已经被语言之神抛弃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显然回答不了他。

在天光初亮雪花纷飞,窗上结的冰霜还没来得及被孩子作践的时候,两位顶尖花滑选手凭借惊人的毅力对他们的Eros始乱终弃了。

躺在医院手术台上的维克托宛如横尸街头,在麻药起效时想着那戒指反正是胜生勇利分期付款买给他的,这样子也算与他合二为一,物归原主。


克里斯托弗在病房里快笑死了。

维克托微笑的等他直起腰来,拉过跟他单方面聊天还很高兴的胜生勇利就是一个战斗民族式友好亲吻。

胜生勇利笑着对他说:“以后不咬戒指了,太吓人了。”

维克托点点头,对着他做口型道:“换别的”。

于是二人旁若无狗的相视而笑。


——“狗”快瞎了。


Fin.


评论(1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