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红豆汤圆

大夫老爷。

【草茨】霸道萤草的契约茨球(bushi

*萤草×茨木

*真·草茨,不是茨草【攻受这种东西跟性别有关吗?

*酒吞大佬真帅^q^

*我没有茨木:)

*ooc肯定有,雷者绕行谢谢。



茨木童子是个资深吞吹,论吹酒吞的技术他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可能觉得,只要是他跟他挚友上场就战无不胜。

瞅了眼彼此都是十级御魂没破势也没针女甚至连网切也没有的酒吞理都懒得理他。

酒吞:“谁给你的自信?”

茨木:“挚友你啊!”

酒吞:“本大爷从不给别的鬼这种东西:)”

茨木的自信其实是有底气的,对于安倍晴明来说这必须得有,ssr一拳揍全场,茨木名头说出去得吓破多少个阴阳师的胆儿,一上场看见摆这儿一茨球一酒吞大佬,没秒退的都是好汉。

随着级数的增长,茨木对自己越发自信。

他的自信,用他的话说,依旧是酒吞给的。

晴明:“他是怎么被洗脑成这样子的?”

酒吞:“大概皮皮虾吃多了吧。”

这样的情况茨木五星才有所改善。

记得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天空欻亮欻亮,茨木啃着白蛋升了星。

穷困潦倒的晴明拍着自己进气少出气多的胸口,扶着旁边一脸生无可恋的酒吞大佬,听那位搓着球的残疾人仰天大笑,随后转过头来看向了酒吞。

茨球:“挚友啊!来一场震撼天地的战斗吧!”

大佬:“不约。”

茨球:“我想让你.........”

大佬:“不支配。”

茨球觉得,是大佬嫌他没有资格。

于是他惆怅的去找了神乐,准备一打五试试手。

茨木瞧着对面的三个涂壁一个扫帚产生了一种恍惚感,又看了看那个红发的小姑娘,感觉自己此生无望。

茨木四十五度仰起头叹息曰:“我追求的是力量——啊!什么时候才能...”

“你打不打”小姑娘面无表情地说。

茨木随意的,抓了个地狱之手过去。

转眼一看,呦嚯,小姑娘没带。

小姑娘邪魅狂狷的对他一笑:“ssr,记好了,我叫萤草,是你爸爸。”

不等茨木纳闷地说完“我爸明明姓安倍”,萤草对着他叮了一下。

半管子血没了。

小姑娘血条满了。

茨木不信这个邪,他把搓的球扔了过去。

萤草对他露出一个天真单纯的笑容,对他说:“我萤草今天就要叮爆你的狗头。”

茨木童子,立仆。

“挚友,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式神,她大概是sssr,根本打不死。”

“哦?叫什么?”

“萤草。”

酒吞叹了口气:“不,她是r。”

在茨木的震惊中,大佬心中涌起一种怜悯。

大佬很大佬地说:“将来就算你我都不存于世,就算这世间也没有了式神与阴阳师,天下依旧会有叮爆众生的草爹的传说。你看你,多好的孩子,可惜是个傻子。”

还是个孩子的茨球目瞪口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在总裁的关怀备至下艰辛的活了下来。

“萤草!!!奶我!!!奶我一口!!!!”

“叮着呢你别吵我。”

“我要死了!!!啊要死要死要死!!!”

“你死了我也能赢,放心。”

后来茨球自己买了红发皮肤,据萤总说比较情侣。

Fin.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评论(5)

热度(58)